槖龠

第一次板绘…摸了个鱼
冰妹:师尊!我想要那个(梦幻大床)!!!
沈老师:我操了。

铁柱醉酒记

*刘铁柱(华)×张富贵(武)
没错多接地气的名字啊!

*比较沙雕的一篇文,可能会有语句不通顺的地方,我已经很努力了,,,(๑•̀ㅁ•́๑)✧

*有一丁点楚萧



我叫刘铁柱,是一名华山弟子,兼职当义士来养家糊口

一天,我喝醉酒出去砍人,碰见一个刚刚下山的小道长。那小道长长的那个俊哪,比我们龙渊的温柔可爱小师妹还要好看。

我上前一勾搭,就得知小道长的芳名“张富贵”。

这他妈是什么鬼名字。

“富贵吖,你今年几岁啦?”

“嗯…华山的这位兄台,我们掌门说了,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说话,而且你们华山还欠我们钱呢,看你穿着这么光鲜,要不要考虑还一下钱?”

“emmm小道长,这样就不大好了吧,有损咱们两派的和谐相处,将来怎么共同建设社会主义呢?你看看你们萧掌门和我们楚师叔那一辈,关系多密切啊。孩子都生了一大堆

于是我就和这位初出茅庐的小道长打了将近半个时辰,最后被一招斩无极送到了严州城。

……

等等,我的任务呢???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早早地做完课业,于是又到了喝酒砍人的时候了。

我出了酒馆,感觉总有一种炽热的眼神盯着我。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帅,迷倒了万千少男少女?

当我回过头,看见一名穿着整齐的武当弟子紧张兮兮地躲在一棵比梁妈妈还细的树后时,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

难道是昨天没打够今天接着来???

我装作已经残废的样子,爬到他身边,抱着他大腿哭道“大哥啊~我再也不敢了~请您饶了小的这条贱命吧~小的还要挣钱养家呢~”

小张道长被我吓了一跳,涨红了脸,这样看着还挺可爱的。

他把我扶起来,低着头说“昨天的事对不起,是我太冲动,我是应该和你们友好相处,以后有什么事的话就来找我吧,只要我能做到就会帮你的。”

哎呦。

哎呦呦。

我不要脸地摆了摆手“哎呀,没关系,咱们两家哪跟哪啊。那这样,你先请我吃顿饭,正好我早上没吃,饿了,然后再去玲珑坊快活快活。你说怎么样?”

小道长有些尴尬地道“可是我怕我身上带的银两不够…而且,玲珑坊早被查了。”

卧槽??被查了??

玲珑坊???

被查了????

那我的姑娘们怎么办?

我还要娶老婆生娃娃呢。娃娃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刘逼,多霸气!

我用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对他道“那咱们就去吃顿饭好了。”

我们穿过了金陵闹市,到了饭馆,小道长一掏兜,银子就没了。

于是我们就和王猛谈了谈心。

我们最后来到了一条船上,很破,很旧。是小张道长带我来的。

他抚摸着船体,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我说。

“我就是在这条船上被掌门捡回来的。”

他们掌门可真能捡人。

“当时我正在抓一条鱼,差点掉到水里。”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次能抓好多条呢,下次我来抓。

“我娘不要我了,把我一人扔在这条船上,我就靠着湖里的鱼过了将近半个月。”

……

我揉了揉他的头,没想到手感还挺好的。

“掌门本来给我起了个新名字叫张随秋,我拒绝了。因为我的名字是我娘给我的唯一一个礼物。”

他靠了过来,不知是累了还是怎的。

“刘兄,你是自我下山第一个同我说话的,所以我当时有些紧张,不知道怎么与你交谈,才说出了那些话,做了那些事。现在想想还是很抱歉。”

我不会安慰人,只能一直在那里说“没关系,没关系”。

“刘兄,我听暗香的师姐们说,如果别人帮了你,或者你欠了别人,就要以身相许…不知刘兄…”

????

好像有哪里不对??

怎么发展成这地步了???

老子将来可是要娶老婆生娃娃的华山少侠!

怎么能说弯就弯??不行,我要保持着身为直男的尊严。

我闭上眼,刚要开口拒绝,小道长就亲了过来。

他的唇软软的,很舒服。

??

不行,老子是直的啊啊啊啊啊!!

可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双手呢!

快醒醒啊啊啊!!

卧槽他身子好软。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船已经靠了岸,岸边有大妈大爷,姑娘公子围着我们指指点点。

我才发现我们仍然保持着昨晚事后的状态。

等我穿戴好,驱走了人群后,小张道长已经醒了。他看了看我,满脸通红地道“你…还没吃饭吧?我…我去买饭…”


过了几天,我再次来到了酒馆门口,没等我进去,老板娘掐着我的脖子说“少侠,我劝你还是好好做任务,不要乱撩大姑娘小伙子,要不然酒钱加倍。”

“奶奶!您是我奶奶!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加倍!我现在还多了个媳妇要养啊啊!!!”

“哈哈哈哈”我身后的小张道长不由得发出了狗崽子一般的笑声。

『梁蔡』自产粮 内含车

* 邪教大法好

*梁妈妈×蔡居诚 没错梁妈妈是攻

*与原作有出入

*内含自设情节

*有萧蔡出没

*第一人称

第一次看见那孩子是在我还不在点香阁管事的时候。

那是一个上元节,我悄悄的瞒着老妈妈和女伴出去逛庙会,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像是修道的人的身上,便看见了他。那孩子被一个白发男人领着,手里攥着一根糖葫芦,漆黑的大眼睛看来看去,想必是第一次下山来玩吧。

白发男人对我说了声姑娘抱歉,转过身去招呼那小孩:居诚,快道歉。

原来叫居诚啊…

居诚看了看我,有些别扭地说了对不起。

我与女伴笑笑,便接着去逛了。

只听见他在后面愤愤不平地道:师父,我明明没有撞她们,为什么我要道歉?

后来过了几个月,我见一名黑发男子领着居诚来到了这里,说要把他买过来。

居诚被他五花大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水汪汪的。

想必身子也很白净吧…

那时我便有了一种想要了他的心情。

我知道我们不该对外人动情,更何况我是个女人,怎能将他压在身下呢?

老妈妈乐的身上的肉直颤乎,她查着钱,教我领着居诚到房中。

居诚仰起小小的头,向我喊:我告诉你,我师父可是天下第一厉害的人,他迟早会发现然后接我回去的!

活像只炸了毛的花猫。

我笑笑,似乎惹恼了他。

他在这里待了足足有半个月,在这期间都是我来教导他。

我教他端茶,他便打翻了茶杯,我教他弹琴,他便割断了琴弦…最后什么也没学成。我也被骂了一顿。便看见了那小孩向我笑着,那是一种只属于小孩子的骄傲的笑容。

他无数次想要逃跑,总是被我发现。我便到大街上给他买糖葫芦。有时他看着糖葫芦会哭,我就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安慰,过了许久他才睡着。

半个月之后,白发的男人来到了这里,带走了他。

临走时,他对我说:大姐姐,谢谢你的糖葫芦!我喜欢死你啦!

他笑地一如既往的天真。

那时,我觉得我的心跳慢了半拍。

后来,我当上了花魁,被一个富贵人家接走当小妾。到了那府上,才知人心险恶。

正房太太嫉妒我得了宠,便把我关在一个小柴房里,天天叫人凌辱我,之后用硫酸毁了我的脸,逼着我吃进各种东西。

到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他们把我送回点香阁,老妈妈早已不在,阁里乱成一团,我便帮着打理事务。

以为自称万圣阁的少主来了,他说他要留个线人在这里,便选了我。

后来,当我听说居诚被赶出武当时,心里莫名的激动。恰逢翟天志找上我,我就答应了。我没有什么好让你留恋的,只有钱,一辈子也还不完的钱。

看看吧,你那无敌的师父已经抛弃你了,只有我可以接纳你。

我可以把你留在身边了。

当白鹤被关在笼子里,任人玩弄,会怎样?

小破自行车
https://shimo.im/docs/owMjcQeE9OYkhfg6

就没有人吃梁蔡的嘛…

梁妈妈×蔡师兄…
进了点香阁之后就用各种道具调教二师兄什么的…
邪教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