槖龠

瞾君(⊙x⊙;):

慌张,冬天来了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梁蔡]仍然没标题

*邪教邪教邪教
*和上一篇的有点联系
*文笔渣不要喷我才三岁半。
*为上次tag的事抱歉[鞠躬]我脑子不好使,有的时候头脑一热就打出来了,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原谅[跪]
*严重ooc!!!
*因为我很懒就直接放链接好了
https://shimo.im/docs/H13OEkf7eeAUTVST

『梁蔡』自产粮 内含车

* 邪教大法好

*梁妈妈×蔡居诚 没错梁妈妈是攻

*与原作有出入

*内含自设情节

*有萧蔡出没

*第一人称

第一次看见那孩子是在我还不在点香阁管事的时候。

那是一个上元节,我悄悄的瞒着老妈妈和女伴出去逛庙会,不小心撞上了一个像是修道的人的身上,便看见了他。那孩子被一个白发男人领着,手里攥着一根糖葫芦,漆黑的大眼睛看来看去,想必是第一次下山来玩吧。

白发男人对我说了声姑娘抱歉,转过身去招呼那小孩:居诚,快道歉。

原来叫居诚啊…

居诚看了看我,有些别扭地说了对不起。

我与女伴笑笑,便接着去逛了。

只听见他在后面愤愤不平地道:师父,我明明没有撞她们,为什么我要道歉?

后来过了几个月,我见一名黑发男子领着居诚来到了这里,说要把他买过来。

居诚被他五花大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水汪汪的。

想必身子也很白净吧…

那时我便有了一种想要了他的心情。

我知道我们不该对外人动情,更何况我是个女人,怎能将他压在身下呢?

老妈妈乐的身上的肉直颤乎,她查着钱,教我领着居诚到房中。

居诚仰起小小的头,向我喊:我告诉你,我师父可是天下第一厉害的人,他迟早会发现然后接我回去的!

活像只炸了毛的花猫。

我笑笑,似乎惹恼了他。

他在这里待了足足有半个月,在这期间都是我来教导他。

我教他端茶,他便打翻了茶杯,我教他弹琴,他便割断了琴弦…最后什么也没学成。我也被骂了一顿。便看见了那小孩向我笑着,那是一种只属于小孩子的骄傲的笑容。

他无数次想要逃跑,总是被我发现。我便到大街上给他买糖葫芦。有时他看着糖葫芦会哭,我就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安慰,过了许久他才睡着。

半个月之后,白发的男人来到了这里,带走了他。

临走时,他对我说:大姐姐,谢谢你的糖葫芦!我喜欢死你啦!

他笑地一如既往的天真。

那时,我觉得我的心跳慢了半拍。

后来,我当上了花魁,被一个富贵人家接走当小妾。到了那府上,才知人心险恶。

正房太太嫉妒我得了宠,便把我关在一个小柴房里,天天叫人凌辱我,之后用硫酸毁了我的脸,逼着我吃进各种东西。

到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他们把我送回点香阁,老妈妈早已不在,阁里乱成一团,我便帮着打理事务。

以为自称万圣阁的少主来了,他说他要留个线人在这里,便选了我。

后来,当我听说居诚被赶出武当时,心里莫名的激动。恰逢翟天志找上我,我就答应了。我没有什么好让你留恋的,只有钱,一辈子也还不完的钱。

看看吧,你那无敌的师父已经抛弃你了,只有我可以接纳你。

我可以把你留在身边了。

当白鹤被关在笼子里,任人玩弄,会怎样?

小破自行车
https://shimo.im/docs/owMjcQeE9OYkhfg6

就没有人吃梁蔡的嘛…

梁妈妈×蔡师兄…
进了点香阁之后就用各种道具调教二师兄什么的…
邪教大法好。